10

<黑客与画家>

关于读书。现在细细想想,有些书适合在十八岁前后读,譬如<黑客与画家><精进> 等等这样的书;有的书适合在大三开始的时候读,像这本<暗时间>,像 <Rework> 这样的书。当然我觉得后者这样的书应该在大三开始不是说不能在大一读,可以一读。但是在经历过对大学的各种文化的了解和实践后,再对这样的书进行阅读,味道更好。至于前者这样的书,是因为它们相对来说能够更加的客观(嗯,或者说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描述和表达我们所处的这个客观世界,更重要的是,这样的书它给出的东西是反洗脑式的东西。

为什么说教让很多人反感?

有感于书中 1-7 章

关于年轻人(包括我自己)。有时候,在上课的时候会听到任课老师讲,大学的教育对人如何如何重要,结论是没错的,但可惜的是,大多数老师只给出了结论却没有告诉你原因,道理经验流于说教而非交流。很多有用的东西因为它的载体变成了说教形式,反而令很多人不喜欢甚至于厌恶。我从两个点解释这个东西。

我对身边人的感触是,我们这一辈的年轻人,追求的是个性而非集体。这里的个性,我将它解释为当遇到相同的情形和事件的时候,会更先从个体自身出发而不是周遭环境出发。从一个常见例子出发:公交车上让座问题,一个年轻的小伙子该不该给一个老人让座?换作我们父母这一辈,他们会怎么样呢,年轻人无论怎么说(注意是不管个体自身怎么样,而是将周遭环境强加于个体),都应该给老人让座。而我们这一辈人更倾向于年轻人身体是否有无问题,愿不愿意(更多是从个体的角度)去让座,不让也无可厚非啊。在这里我将让不让座这类问题归结为美德。一开始这种美德是令人向往的,因为它稀少(也就是说,常态下的社会是相对自私自利的),也就是说没有这类美德下的德性才是本份的事情。

然而,更多的大众思考的问题不是从本份出发,而是从美德这个水准之下出发,一旦人达不到这个水准,便利用简单的二元论思维给对方扣个没有美德的帽子。在一个重视集体或者说是周遭环境的氛围中,很快,这样的推论便成了一种强制性的规范(嗯,有点法律的意思,但是可笑的是它并不成为法律),因为周遭的环境啊迫使你这样做,于是年轻人应该给老人让座便似有似无得压在了每个人心头,因为它是隐形强制的(为什么呢,因为集体对于被认定没有美德的个体的打击是很大的,而二元论思维又有很大的惯性),在这种情形下的美德可以称之为道德绑架。而在一个更重视个人的群体氛围中,这个没有美德的帽子不会被随便盖上,因为美德回归美德,德性回归德性,这样的氛围向理性回归。

这个例子我想讲出的东西是个体本性的回归,也就是分外的事情不要强加于个体。所以有这种强制性的规范这种形式的东西,直接塞给个体是不太容易的。回到上文,说教的东西很大程度上属于我上文提到的强制性规范,这种规范对于一个处在个性解放氛围下的个体来说,想要个体接受是比较难的。就我个人经验来看,说教的很多结论或者说经验其实是很有用的。只可惜流于了形式的结论,让人感觉就好像是被让了的座,明明是件好事结果让人很不爽。

另一点我想说的是:为什么大学的教育对人重要?与其说是大学的教育不如说是大学中你的所见所思对你很重要。你周围的人对你的影响,你的努力成果对你未来 的影响,这些东西才是最重要的。在大学中有一条路是没有太特别风险的:好好刷成绩。对,我说的是好好刷成绩而不是好好学习,因为你好好学习并不会保证你有好的成绩,相反,好好刷成绩反而会使你能够在接下来的大四后的两三年当中好好思考你想做的事情。

对于好好刷成绩这件事情,因为标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你的考试成绩,所以我说好好刷成绩这条路是最稳的一条路。而我,大二一直在纠结自己,成绩没有刷好,所幸的是,在其他方面还有点小成绩。回到上文,大学的教育重要的事情在于课外。而很多的老师限于所处的位置,有些话并不能说出口。如果机会好的话,很多事情的道理原因(或者说方法论)你可能很早就知道,那么接下来的路途可能会顺很多。如果机会不好的话,那么可能得花更多的时间走过那些弯路。

尾注

这本书,前7章还是很受感慨的,前七章的好处在于扯去了一些遮羞布,很有意思的七章。

春节前的小目标